城市休闲游活力强劲

受疫情冲击严重的旅游业正在复苏。城市休闲游贴近百姓日常生活,具有距离短、单价低、频次高、大众化的特点,已成为目前人们主要的出游方式,带动着旅游业逐步回暖。

夏日傍晚,华灯初上,北京三里屯正在恢复昔日的热闹繁华,美食餐饮、创意店铺刺激着消费。传统商业街西单最近又多了一处人气景点——被称为“最美书店”的钟书阁开门迎客。高颜值的设计感为书香增色不少,置身其中品读一本好书,真可谓“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记者在位于北京台湖的东石郊野公园看到,这里建有足球场、篮球场、网球场、滑板等设施齐备的健身场地,但从1月底至今,仅有网球场、健身步道和滑板等场地对外开放,足球和篮球场地均处于封闭状态。

相对于体育场、公园健身场地等室外健身场所,健身房等室内健身场所的开放则更为谨慎。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北京少数复工的健身房只能为会员提供最基本的服务,例如器械区、力量区、更衣区等,游泳池、沐浴区和团课项目等均未开启。

但从目前情况来看,已恢复运营的寥寥无几,仅有一些小型的健身私教工作室开门迎客。

“与踢球、跑步等线下健身相比,线上健身还是缺乏体验感,难以达到最佳锻炼效果”,首都体育学院教授李相如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只有在严格疫情防控前提下,加强健身产业复工复产的‘智控’, 进一步研究和出台相应的复工指南,为科学有序复工提供依据,才能有效促进健身产业稳步复苏。”

上周,北京市体育局正式发布《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室外体育健身场所开放防控指引》的通知,推动全市室外体育健身场所稳妥有序开放。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教授魏翔认为,城市应转变对发展旅游的治理理念,从依赖外需向重视内需转变。城市应首先将旅游设施融入为城市的休闲公共服务设施,从大休闲建设的出发点来酌情开发城市的旅游功能。城市休闲功能开发的原则是先进行城市公共人文休闲设施的建设,形成城市的文脉和风骨,然后在此基础上进行娱乐项目配套。先进行本地的文化项目开发,如步行街和文教街区开发,然后适当形成都市景观景点,逐步营造旅游经济。

上海近日也推出了79个有品质、有文化、有生态、有服务的“休闲好去处”,包括民宿、郊野公园、老街区等,旨在培育打造上海城市休闲旅游带。全国休闲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主任张灵光认为,休闲度假已成为人们生活的基本组成,也成为产业转型的必然方向。特别是在疫情影响下,人们的生活需要休闲,一个地方的经济复苏也需要休闲。

北京的城市休闲游新意连连。八达岭长城、雁栖湖、大运河、前门、蓝色港湾等北京79个地标、商圈、特色街区点亮了夜京城,夜间休闲大放异彩。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推出首批10条“漫步北京”城市休闲游线路,包括御道漫步——感受中轴线上的皇家礼仪和市井生活;老城新颜——寻觅王府井大街的文化宝藏;旧日慢忆——名家笔下的记忆,漫步北京的文学指南;皇城雅韵——东华门至地安门的中轴线骑行之旅等。这些线路都位于城区,交通方便,多数为开放性区域,适合市民和游客漫步。据介绍,虽然很多地方听起来熟悉,但发展变化却很大,反映了北京核心区疏解整治和城市更新的最新成果。线路沿线遍布特色商店、餐饮和知名打卡地,更符合年轻人的消费习惯。

在随后采访公共体育场馆、公园和社区全民健身场所、健身房等线下健身场地的过程中,《工人日报》记者了解到,虽然有相关政策和规范作指引,但包括北京在内的国内线下健身产业,在复工复产过程中依然面临不少困难,只能在摸索中谨慎前行。

今年清明假期和“五一”假期,城市休闲游成为人们的主要出游方式。多地深入挖掘当地历史文化和旅游资源,推出“本地人游本地”等产品,受到市民们的喜爱,不少人深度体验了本地深厚的历史文化,感知到家乡的新变化。

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的变化,国内线下健身产业在逐步有序恢复的同时,也面临着很多不确定因素的考验。

“这里的体育设施都是免费开放的,但疫情期间暂时关闭了有身体对抗和接触的足球、篮球等场地。目前我们还没有接到可以开放的通知,因此市民们还不能进场打球。”一位东石公园健身场地管理人员告诉记者。

休闲消费引领供给,供给促进需求。中国旅游协会休闲度假分会会长魏小安说,从近期旅游业恢复的情况来看,城市休闲和乡村休闲最为强劲。人们居家几个月,何以解忧,唯有休闲。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山山水水,花花草草,释放压力,放飞心情。城市休闲没有长途的人口流动,防疫压力小。城市休闲更贴近民生,更能增加大众的获得感和幸福感。今年旅游消费的总体表现将是休闲主体,观光辅助;度假主导,多样运行。

根据《2018-2019健身行业白皮书》显示,北京健身房区域分布高度集中,截至2019年底,北京健身俱乐部数量约为1400家,健身休闲领域企业收入占北京市体育服务业企业总收入的近95%。

随着首都室外健身场馆的有序开放,这些承载着大量健身人流的场地开放和运行情况又如何呢?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目前北京市内确有少数经营性体育健身场地已经开放,但具体管理措施有所不同。

例如位于北五环的仰山公园足球场便采取了预约、限流、测温进场等措施,保证疫情期间的健身安全。

这是疫情发生以后,北京首次对室外健身场所开放亮出“绿灯”。

城市休闲应该如何把握好发展机遇呢?“丰富服务内容、优化供给方式,是疫情冲击下城市休闲发展可以想见的方式。”中国旅游研究院规划与休闲所所长吴丰林告诉记者:“从长远来看,根本的出路在于:城乡融合、休闲共享。城市休闲的供给和需求在城乡间统筹考量,以城乡融合为视野,城市休闲便极大拓展了空间范围,解决结构性、规模性矛盾便有了更多余地。应用共享理念,在不断丰富供给的基础上,重在空间的开放和包容,将城市公园进行开敞式改造,给市民更多的休闲空间;建设街区景观小品、培育市民触手可及的消费业态;同时,包容历史遗迹和市井百态,包容带来的真实才是维系城市休闲服务的源泉。以休闲共享为理念,则城市处处可休闲。”

“我们已经上报了准备开放的方案,还在等待相关部门的批准”,奥森南园体育场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近年来,随着北京城市建设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公园和社区修建或完善了全民健身场地(路径)。

记者实地探访或致电地坛、东单、常营等几个体育公园,以及奥体中心等专业体育场馆,得到的答复是:确实收到了可以开放的通知,但具体开放时间、范围和方式还有待确认。

中国旅游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润钢表示,旅游业已开始恢复,可以预见,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本地、周边和短途的城市休闲业态和乡村度假业态将成为旅游消费的主要内容。休闲度假产业将在中国旅游业恢复振兴的进程中扮演“定心丸”和“先行军”的重要角色。

“顾客到门店健身需要预约,到店后要测温和出示健康码,每人每次训练时长不超过90分钟……这些措施都是为了在特殊时期更好保障大家的安全。”位于朝阳区的某健身俱乐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不少业内人士在接受采访时均表示,虽然国内线下健身产业正在努力寻求“化危为机”的方法与途径,但整体行业复苏尚需时间,也需要更多相关政策和措施的保驾护航。

国家体育总局办公厅于3月底发出通知,表示马拉松等人群聚集性体育活动暂不恢复。在此大背景下,北京、上海、杭州等国内大中城市,也先后出台了公共健身场所有序开放的管理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