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国集团峰会或推迟至6月下旬举行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5月24日表示, 七国集团峰会可能会从原定的6月中旬推迟至6月下旬。奥布莱恩说:“我认为七国集团的领导人很愿意亲自会面。” 他表示,特朗普总统已经向七国集团领导人发出邀请,并得到了“很好的回应”。奥布莱恩认为华盛顿特区即将达到疫情峰值,若情况允许,政府将着眼于6月底在华盛顿特区举行七国集团峰会。

今年3月特朗普曾宣布,受疫情影响,取消原定于6月10日在美国举行的七国集团会议。上周三,特朗普表示,他会重新考虑面对面举行七国集团峰会,称这将向各国传递“世界正在恢复正常”的美好信息。(央视记者 刘骁骞)

孔剑平的办公室命名颇有意思。嘉楠科技将公司形容成一片“森林”,而孔剑平选择将最不起眼的“小蚂蚁”作为自己办公室的名字。和许多科技公司高管喜爱休闲风穿搭一样,孔剑平身着带有嘉楠科技Logo的连帽卫衣出现在记者面前。在采访过程中,他谈及业内人士关心的嘉楠科技未来发展思路、股价下挫、行业周期律动等话题,并分析了区块链行业发展趋势。

凭借发明了全球第一台ASIC芯片矿机,全球第二大矿机生产商嘉楠科技(NASDAQ:CAN)于去年率先登陆资本市场,这也成为2019年区块链行业的热点事件之一。不过,虽然成功上市,嘉楠科技近期却陷入了做空风波和集体诉讼。

这场盛大的灯光秀的主角正是嘉楠科技。

赴美上市:“第一股”光环来之不易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也是区块链、比特币的魅力。

一直以来,三大矿机巨头都渴望进入主流资本市场。同嘉楠科技一样,比特大陆和亿邦国际的上市之路也异常坎坷。2018年,三大矿机厂商集体拟赴港上市,但均未能如愿。港交所总裁李小加曾公开表示,矿机商不符合港交所“上市适应性”的核心原则。

在这三年时间里,和监管机构的反复沟通,耗费了嘉楠科技不少的时间。“这个行业实在太新了。”孔剑平解释道,“芯片产业不新,但我们下游的应用产业,也就是应用芯片来计算数字货币的矿机产业,这个行业太新了。很多监管机构没法在短时间内理解,但在另一面,我们看到,监管机构并没有把我们否掉,也在不停地补充知识体系。”

嘉楠科技登陆资本市场成为了一剂催化剂,点燃了币圈和区块链行业。不少外行人也开始关注,或是重新审视这个“新物种”。

其实,在嘉楠科技迈入“学堂”前,孔剑平便与公司有了“联系”。

在“第一股”光环的背后,嘉楠科技的上市之路并不平坦。

一时间,“全球区块链第一股”、“比特币矿机第一股”、“AI芯片第一股”等称号涌向嘉楠科技。

虽然被资本市场接纳,但嘉楠科技上市后的股价表现难言乐观,有人甚至戏谑地将其股票代码CAN读作“惨”,这也给投资人泼了一盆“冷水”。

这也直接体现在嘉楠科技2019年的业绩表现上。2019年,嘉楠科技实现营业收入14.23亿元,同比下降47.41%;2019年净利润亏损10.35亿元,而2018年净利润为1.22亿元。

“SEC是一个很开放的监管机构,他们关心的问题主要是是否涉及数字货币的收入、财务和法律的合规性等。我们回答了,也就OK了。”孔剑平说道,“我们的成功上市,将让更多人能更正面地理解这个行业,以及期待它未来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可能也为我们的友商打通了一条路。只要合法合规,符合经营规则、当地法律,每家公司其实都有机会上市。”

在孔剑平看来,当前嘉楠科技“刚小学毕业,上初中”,处于筑底阶段。“我们公司要成为什么样子,跟行业发展是密不可分的。”他说道,“区块链行业还在回调、上升阶段。”

在回忆这段一波三折的上市路时,孔剑平显得十分平静。其实,2015年,嘉楠科技就明确了要上市的目标,“我们希望通过上市来补充一部分资金,更多的还是希望通过IPO,让越来越多的人对行业、公司及品牌增进了解,也可以吸引更多的人才加入。”

孔剑平回忆称:“嘉楠科技上市之日创造了两个‘纳斯达克之最’——敲钟现场到场人数最多、观看上市直播人数有史以来最多。”

好的一面是,目前嘉楠科技账上现金较为充裕。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嘉楠科技拥有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5.166亿元。“从3月、4月的情况来看,国内物流以及公司的生产基本恢复正常,因此国内市场影响不大。”上述高管表示。

另一方面,矿机企业的生产销售同样难逃冲击。嘉楠科技预计,公司今年第一季度总营收将不到6000万元,公司相关负责人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除了矿机硬件销售的方式外,嘉楠科技也在考虑采取类似机械租赁等新业务方式,“让机器跑起来”,产生现金流。

这批让孔剑平赔了一笔钱的矿机,正是嘉楠生产的。

上市前的三年时间里,嘉楠科技四处碰壁。2016年,嘉楠试图通过股权收购的方式登陆创业板;2017年,公司再次寻求新三板挂牌上市;2018年拟赴港上市,最终期满失效。如今,终于圆了上市梦,但随着比特币的涨跌,相比于2018年拟赴港上市时不少投资人给出的100多亿美元的估值,目前嘉楠科技市值缩水明显。

2019年11月21日晚,杭州钱江新城灯光璀璨,“BTC”、“BLOCKCHAIN”、“CAN”等字样在钱塘江沿岸的高楼上滚动闪烁。

在比特币减半、疫情冲击的叠加影响下,上市后的嘉楠科技是否会有新打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位于杭州钱塘江畔的嘉楠科技,和公司联席董事长孔剑平聊了聊。

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审核速度则远远超过了孔剑平的预期。“去年7月,我们提交招股书,整个审核过程非常快。”他回忆称,“实际上,我们是在2019年1月,赶在美国政府关门前,和SEC做了沟通。我们把拟赴港上市的招股书都发给了他们,他们看完以后觉得基本没有什么实质性障碍。”

“相对来说,区块链是一个全新的产业,一条新的大赛道。因此,不管是哪家公司上市,大家对行业内的第一股都很关注和期待,也就有了这些称号。”但孔剑平强调,“严格意义上讲,我们是一家芯片定位的公司。”

进入2020年,“黑天鹅”新冠肺炎疫情突袭,全球股市、原油、黄金市场经历震荡,比特币也未能幸免,“避险资产”神话被打破。3月12日,火币网数据显示,自晚间7时起,比特币价格“飞流直下”,一个多小时跌逾15%,一度跌破6000美元关口,次日更是一度探至3800美元。

对于嘉楠科技的未来,孔剑平给出的定位是:以芯片为核心切入点,布局区块链计算芯片和人工智能芯片,同时做到两者的有机结合。

3800美元、5000美元、8000美元、10000美元、8600美元……在过去的两个月时间里,比特币经历了312极端暴跌行情,又重新站上10000美元的高点。而就在减半前夕,5月10日,比特币再度暴跌超1000美元,币圈投资者的心情也似币价一般坐上了过山车。

比特币诞生十一年,类似这样的大起大落并不少见,背后“卖铲子”的矿机厂商们的命运也随之几经沉浮。

孙剑平:嘉楠科技“还在筑底阶段”

2013年,孔剑平进入币圈后,从二手市场购买了一批阿瓦隆一代矿机,然而那年比特币行情如同过山车,冲高之后急转直下,许多炒币者损失惨重。

嘉楠科技打响了矿机企业上市的第一枪,也为同行IPO进程带来了曙光,矿机厂商开始陆续赴美IPO。4月24日,亿邦国际正式向SEC提交IPO申请文件。

确实,2019年,比特币市场经历了明显的跌宕起伏。一季度,比特币保持在3000多美元的低位,二季度则飙升至1万美元以上。而进入2019年下半年,这一涨势未能维持,价格开始缓慢下跌,不断下探到7000美元附近。

此时,在大洋彼岸的美国纽约,嘉楠科技的一众高管正站在纳斯达克的上市台前,迎接等待了近四年的历史性时刻。

就在嘉楠科技上市前,国家发改委修订发布《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之前在《征求意见稿》中处于淘汰产业类别的“虚拟货币挖矿”被删除,挖矿产业头上的“紧箍咒”得以摘下。

上市首日,嘉楠科技的股价经历了从暴涨到破发。嘉楠科技发行价为9美元/ADS,当日开盘价为12.6美元/ADS,较发行价暴涨40%,随后逐渐回落,报收于8.99美元/ADS。而截至美东时间5月13日收盘,嘉楠科技报收于5.99美元/ADS,较发行价下跌逾30%。

“短时间的股价下跌,确实令IPO投资人有所损失。但公司内部并不是太关心股价。”孔剑平回应称,“我们希望能集中精力把公司的产品开发好、把公司运营好,长期来说,这才能给投资人带去更多的回报。”对于股价的波动,他猜测,很多投资人可能将公司股价和币价直接联系上了。

“可能是停牌时间太长或者问询时间太长,我们没有耐心继续等下去,因此我们也在主动转换上市的方向和途径。”孔剑平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