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潮生》首度聚焦内容创作者

中新网北京7月2日电 (记者 高凯)纪录片《潮生》近期推出,该片首度将镜头对准内容生产者,记录了内容创作背后的故事与思考。

在“互联网+”时代下,内容创作正在成为一项成熟产业,在不久的将来可能会演变成为内容行业而存在。

晚年的陈定昌,依然精神矍铄,目光睿智、腰杆挺直。尽管年纪渐大,身体也有病痛,可在别人颐养天年时,他却还在不知疲倦地整日忙碌着。他把工作重心从一线指挥逐渐转到未来发展战略研究和领军人才的培养上,要帮助国家策划好空天防御未来的发展。

但是陈定昌不满足于此。在第三代研制的同时,他又将眼光瞄向了第四代。他始终站在时代前沿、大胆创新,用一生推动着我国空天防御体系能力建设,取得了多项举世瞩目的重大科技成果,为我国国防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

上世纪80年代,某前沿领域可行性曙光初现,但国际上仍有大部分专家对其持否定态度。陈定昌带领团队不断攻关突破,以严谨的科学依据说服了各级领导,加速了我国在该领域的突破,少走了二十年的弯路,为某领域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当时代开始呼吁更多优质内容,更关心优质内容创作背后的故事,《潮生》用镜头纪录了他们的蜕变与成长。

在航天科工二院研制第二代防空导弹的同时,以陈定昌为代表的一些专家极具前瞻性地提出第三代防空导弹的设想。该设想得到了包括任新民、梁思礼、陈怀瑾等人的大力支持。第三代系统的成功会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继美国、俄罗斯后第三个具有自主研制同一水平能力的国家,标志着中国导弹研制、试验能力跨入了世界先进行列。

陈定昌的一生获得过三次最高科学技术奖,即便如此,老人家依然信奉低调、不张扬、少说多做、做无名英雄是航天人的特点。

以飞狗moco为代表的治愈系动漫内容创作者,用温暖的笔触勾勒出一个充满纯真的世界,守护笑容与童心。

面对难题,陈定昌没有犹豫,主动提出研制指导思想,先后组织全国五个院校、十多个厂所在基础支撑性研究,毫米波器件、部件以及系统原理试验设备等三个方面同时进行协同攻关,进行15次系统试验,取得了60多项成果,其中十余项填补了国内空白,奠定并确立了我国精确制导技术的发展途径及研制方向。

在《潮生》中,以青蜂侠为代表的主流媒体用多元融合的手段“玩转”严肃新闻,高效传播正能量内容。

而内容生产和传播模式发生巨大改变,造成了内容的良莠不齐、泥沙俱下。好的内容得不到传播,而那些博人眼球的低劣之作却能迅速占据大众视野,这使得不少优质内容创作者在转型路上不断受挫,进退维谷。

“人才培养,急之又急”对于年轻人的成长,陈定昌寄予了极大的希望。他先后培养了23名国家重点型号总师、副总师,以及一大批技术骨干,牵引和带动30余家单位相关专业的发展,有力支撑了我国现代化武器装备建设。

“二十年前走得不对,二十年后就没有结果。”

《潮生》的意义并不仅仅是记录下他们的故事,更以他们的故事为线索,记录与他们的成长密不可分的中国互联网内容行业的崛起和发展。中国的互联网内容平台发展格局几经更迭,而那些抛却流量迷思,以内容为根,以创作者为本的平台则走得更远。

作为我国精确制导领域的主要奠基人和开拓者,陈定昌着力推动和促进精确制导技术的跨越发展。早在30年前,陈定昌就在空天防御领域率先提出了“设计武器装备就是设计未来战争”,擘画了我军新时期国防装备的宏伟蓝图。

他是我国国防战线上的无名英雄,一个鲜为人知的名字,却永远是中国科技银河中一颗闪耀的明星。(完)

随着大众对内容质量的重视和“茧房效应”的警惕不断加深,越来越多的人看到内容行业发展的持续性,“唯流量论”便也开始转向为“价值引领”。《潮生》的意义在于,记录了在这样一个“野蛮生长”的环境中的一批有远见、坚持“内容为王”的创作者。

如今,在父亲陈定昌潜移默化的影响下,陈国瑛也投身到航天事业。

“陈院士在年过八旬时仍坚持自己计算、自己作图、自己撰稿,一字一句仔细雕琢,认真修改,无时无刻不在为国防事业的发展出谋划策。”陈定昌的学生承龙回忆说。

纪录片《潮生》:首度聚焦内容创作者。片方供图

对于大多数内容创作者而言,一方面,互联网的巨大机会让创意内容有机会充分生长;另一方面,真正的现实却可能是被“标题党”、“抄袭洗稿”、“低俗恶俗”等现象挤压到难觅发展空间,原创成本越来越高,而得到的回报却完全不成正比。在较长一段时间内,原创内容保护机制的缺失,让内容在转载、创作及变现等环节“乱象频出”。

纪录片《潮生》:首度聚焦内容创作者。片方供图

以孙东山Steven为代表的中国初代Vlogger,用创意无限的“脑洞”表达独特的生活态度,一路探索“最酷”的事情,做自己生活的导演。

据悉,纪录片《潮生》由腾讯内容开放平台联合腾讯新闻、腾讯视频、腾讯看点与腾讯微视打造,7月2日,该片第一期《青蜂侠》正式播出。(完)

陈定昌在办公室 航天科工供图

“小时候,在父亲和同志们交谈的只言片语中,有一个叫靶场的地方让我心生向往,终于有一天了解到有一群隐姓埋名的人叫航天人,航天人做出惊天动地事的地方叫靶场,终于有一天自己也有幸成为了其中的一员。”在近日举行的“陈定昌院士精神追思会”上,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党组成员、副总经理陈国瑛作为家属代表发言,回忆父亲的光辉一生。

毕生投身航天事业的陈定昌,出生于中国饱受外侮的时代。1963年,陈定昌以毕设5分的最优成绩从清华大学无线电系毕业后,被分配至国防部五院二分院工作,自此与航天结缘,开始了他波澜壮阔的航天追梦之旅,为国家铸就空天神盾。

1980年,陈定昌主持开展了我国毫米波精确制导技术的最早应用与实践——自主研制“红箭十号”远程反集群坦克导弹。

9月7日,曾研制出中国首部激光雷达的导弹专家陈定昌院士走了。在55年为国铸“剑”的科研生涯中,他推动实现了重要领域科学技术从零到一再到多的不断跨越,突破了第一代防空导弹面临的U2飞机干扰难题和第二代防空导弹制导系统和系统总体设计,攻克了第三代防空导弹关键技术,开启了防空装备体系化发展的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