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保力IPO盛宴折射蓝城兄弟危险信号Blued直播存色情擦边球社区低俗言论泛滥

LGBTQ社区蓝城兄弟(BlueCity)昨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募资8480万美元。蓝城兄弟上市首日开盘价为20.45美元,较发行价上涨27.8%,开盘后30分钟内,蓝城兄弟股价一度涨超120%,早盘持续拉升,三次触发熔断,最高成交价35.89美元/股,涨幅达124%。

在被美股市场欢迎之时,蓝城兄弟创始人马保力迎来了人生的高光时刻,而蓝城兄弟也被冠以“粉红经济第一股”的称号。但事实上,冰山之下永远暗流涌动。迄今为止,蓝城兄弟仍然有盈利模式单一、用户粘性下滑、旗下Blued平台“擦边球”乱象频发等问题待解决。此外,其代孕业务也一直饱受诟病。

社交产品的发展障碍:Blued用户粘性下滑 发展天花板凸显

不过困扰其他直播平台的合规性问题同样困扰着Blued。据《投资者网》报道,在个别的直播间中,主播会同与之连麦的观众互动聊天,话题往往会从日常生活逐步滑向政策红线,所聊的多为低俗、淫秽等内容。

除了DAU下滑外,蓝城兄弟直播业务的付费用户也从2018年的35.8万,降至2019年的32.6万。

原标题:浙江公示:浙大公共管理学院院长郁建兴拟任省管本科高校正职

据了解,蓝城兄弟的营收利润主要来自于移动端Blued。Blued目前的商业变现方式主要分为四种:直播打赏、付费会员、付费健康服务和其他服务(辅助生殖)。其中,直播为营收大头,2018年、2019年、2020年Q1,Blued来自直播的营收分别为4.6亿元、6.7亿元、1.8亿元,占营收比分别为91.3%、88.5%、86.6%。

和讯科技发现,上述情况的确存在。在一个直播间中,主播们在连麦时出现了“包夜”、“灌药”、“SM”等低俗、不堪入耳的言论。此外,在Blued的社区中,低俗评论同样大量充斥其中。

今年6月,国家网信办、全国“扫黄打非”办会同最高人民法院、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文化和旅游部、市场监管总局、广电总局等部门启动了为期半年的网络直播行业专项整治和规范管理行动。截至目前,全国共查处网络“扫黄打非”案件1800余起,取缔非法不良网站1.2万余个,处置淫秽色情等有害信息840余万条。

综合来看,对于蓝城兄弟来说,在日活跃用户、直播付费用户数量下滑背后,其实直指Blued的发展天花板,而单一的盈利模式如何能够换取投资者的长久信任,这一切都没有定数。但可以肯定的是,社区频繁出现的低俗字眼、直播当中的擦边球乱象等或许会成为蓝城兄弟长远发展的绊脚石。成功上市意味着蓝城兄弟推开了新的资本大门,但门后是冰山还是火焰,还有待观察。

《投资者网》在报道中提到,在以用户身份联系了蓝城兄弟旗下蓝色宝贝后了解到,蓝色宝贝只在能够合法代孕的国家进行代孕,目前有美国、加拿大、俄罗斯等。全套服务在俄罗斯需要59万-63万人民币,而美国和加拿大则要更高一些。

但LGBTQ一直是一个具有无限潜力的蓝海。据咨询公司Frost & Sullivan的报告显示,2018年,全球LGBTQ人口约为4.5亿,预计到2023年将增长至5.91亿。不过Blued作为全球知名的LGBTQ社区,收入结构却较为单一,盈利模式过度依赖直播。

对比之下,昆仑万维(300418,股吧)曾持股的同性约会软件Grindr70%营收来自会员付费、20%营收则来自广告。所以,现阶段蓝城兄弟还处于“偏科”状态,营收上如何平衡,仍需继续探索。

难以找寻的商业模式:蓝城兄弟至今尚未盈利 营收结构单一

此外,在微博等平台上,蓝城兄弟的代孕业务也存在着不少争议。

公示中还有3名“70后”: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高世名、宁波大学副校长邵千钧、丽水学院副院长李俊杰均拟任本科高校正职。

事实上,国内对于LGBTQ的接受程度远不如国外,在此情况下,2015年左右,蓝城兄弟开始出海。截至目前,Blued已成为印度、韩国、泰国、越南最大的线上LGBTQ社区。但表面上如火如荼,实则并不乐观。

再从DAU来看,蓝城兄弟的DAU从2019年Q1的15%下滑至2020年Q1的8.7%。今年第一季度DAU更是环比下降10万人。

在资本的助推下,蓝城兄弟开始了狂奔,旗下的Blued逐渐成为了国内“性少数派”人群最为活跃的移动端社群。2016年,Blued上线直播业务,步入高速发展的快车道。截止至2020年3月31日,Blued注册会员数量已超过4900万,平均月活用户为600万。

坐拥千万用户,但蓝城兄弟却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

俄罗斯《家庭法》也规定,生物学父母必须经得代孕妈妈的许可才能得到婴儿。有些代孕妈妈最后甚至会通过抬高价钱的方式,勒索准父母们。一旦代母想要这个孩子,在俄罗斯的法律背景下,代孕委托方几乎不可能胜诉。

蓝城兄弟不仅在Blued移动端业务背负着法律风险,其辅助生殖业务蓝色宝贝同样如此。而关于LGBTQ群体的辅助生殖相关服务,最主要的便是指代孕,这在国内是明确禁止的。

2019年1月,财新封面曾报道称,由于缺乏未成年保护措施且缺乏身份核实机制,Blued已经成为青少年感染艾滋的新渠道。

合规性难题:社区低俗字眼泛滥 Blued现直播乱象 代孕业务饱受质疑

对外,蓝城兄弟一直宣称是一家致力于为全球更多元的用户提供综合优质服务的互联网科技企业,但从营收结构上来看,蓝城兄弟更像是一家直播公司。

但根据加拿大《人类繁殖辅助法》(Assisted Human Reproduction Act)规定,无偿代孕是合法的,但有偿代孕是违法的,但是委托方可以对代母在代孕过程中引起的任何开支做出补偿。在这个过程中,有偿与无偿如何界定等问题,也存在着相当的不确定性。

在招股书中,蓝城兄弟提到:如果我们未能成功挽留或扩大用户群,则用户的参与度可能会降低,这反过来可能会减少我们的获利机会,并对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如果我们无法将用户转换为付费用户,或者付费用户数量下降,我们的收入可能会下降,我们的运营结果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据了解,作为蓝城兄弟最主要营收来源的Blued直播内容跟市场上其他玩家无疑,也拥有着游戏、PK、连麦等板块,但基于社交属性用户群体的需求,会把主播按照审美类型进行分类。

天眼查资料显示,Blued成立于2011年,隶属于北京蓝城兄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是一款基于地理定位的男同交友软件,上市之前,Blued深受互联网创投资本青睐。截至2018年2月,Blued共完成累计金额接近10亿美元的七轮融资,资方包括顺为资本、鼎晖投资、天泽金牛、清流资本、新程资本、嘉御资本等知名创投基金。

据蓝城兄弟招股书,2019年营收为7.59亿元,相较于去年同期的5.01亿元同比增长51.4%。2018年、2019年,蓝城兄弟分别亏损9020万元和5290万元。2020年Q1,Blued营收为2.07亿元,去年同期为1.45亿元,亏损760万元。综合来看,蓝城兄弟虽然营收在逐年递增,但仍处于亏损烧钱的状态。

首先从MAU来看,招股书显示,近5个季度蓝城兄弟的MAU增速维持在20%左右。而相比于潜在至少千万级的目标用户群体,蓝城兄弟当下MAU不过几百万,这样的增速显然不能让投资人满意。此外,Blued的600万月活用户中,海外月活用户占比超过49%,但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一季度收入中,仅3.4%、6.6%、9.9%来自海外,半数用户群的付费意愿处于未知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