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微视频丨“绿水青山”十五年

十五年前的夏天,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考察浙江安吉余村时,创见性地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重要科学理念,一场中国社会发展观的变革由此开始。

2012年,党的十八大首次将生态文明建设与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和社会建设一起纳入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五位一体”总体布局。

这注定是一段难忘的岁月。深圳某头部机构主管募资的合伙人反思,“前几年PE投资太热,导致泥沙俱下,集聚了非常严重的泡沫。直到现在,我们还在为过去的疯狂买单。”现在出去募资,仍然有一些LP对那段时期的基金业绩无法释怀。

“全民PE的时代过去了”。

创业板的推出,让中国本土PE迎来了爆发式收获。而2010年,堪称PE行业飞跃式发展的标志性一年。

全民PE时代终结:集体造富神话落幕,科创板不现当年疯狂

这是中国PE历史上的艰难岁月。随着IPO暂停,被投企业上市遥遥无期,一切被打回原形。2013年,整个PE行业迎来了大洗牌,国内90%的PE投资机构面临倒闭或转型的危机,本土创投举步维艰。

或许没人会质疑,2010年是中国创投最好的一年。这缘于创业板大幕的开启。

回看这十年,当年创业板集体的“造富神话”已经落幕,但历史的教训永远不会过时,我们更应该警惕的是,当年那场疯狂,不要被遗忘。

股市也跟着疯狂。2010年A股新上市企业达到347家,是除2017年(438家)以外,中国历史上IPO数量最高的一年,其中有超过200家背后有PE/VC支持。

彼时,陈玮也在微博动情地写到,“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八月天,落叶醉,PE苦,创业喊累,投资项目谁来退?总是GP泪!”

深创投投资企业26家IPO上市,创下了全球同行业年度IPO纪录,创造了一项至今仍未被打破的纪录,此后深创投常年保持中国本土创投机构榜单前三名的位置;同创伟业以8家IPO的成绩一跃列入清科中国创业投资机构TOP10,此后连续10年持续蝉联本土创投机构前10榜单……

数据统计,2010年创投机构募集资金1768亿,相当于2009年的翻倍。而在2008年之前,美元基金是市场的主导者,占投资的70%以上,两年后人民币基金已经成为创投市场的主要力量,但做得好的创投还是美元基金居多。

一夜暴富神话涌现,史上最大Pre-IPO投资热潮来了

一声锣响,创业板终于开了:本土创投迎来高光时刻

2012年11月-2013年12月,证监会暂停IPO审核,这令PE投资的预期退出期限大大延长。退出难、回报率下降,反过来使得募资市场变得非常难,尤其是小基金,种种变化都似乎在预示着行业寒冬正在到来。

随着人民币基金的崛起,本土创投在中小板和创业板上表现亮眼。面对如此挑战,已在创投行业征战多年的“元老级”VC也应对迅速。比如IDG资本从那时起便率先将投资阶段做以延展,发展至今已成为了国内唯一一家深度布局和运营各个阶段,包括早期、成长期、并购阶段、控股型的多元化科技行业股权投资平台。

“这注定是要写进历史的日子。这一天是中国资本市场多层次发展的重要里程碑。万众期待的创业板首发28家企业在今天于深圳市五洲宾馆盛大开锣。”当天达晨的官网上,如此描述这一刻。

一方面,国内二级市场持续低迷,IPO明显降温,富人捂紧了钱袋子,持续投资能力下降,行业募资、投资活跃度双双下滑明显;另一方面,中国概念股在美国资本市场遭受冷遇。从2012年3月唯品会上市到11月YY上市,中间8个月出现空档期,8个月内没有一家中国公司在美国资本市场上市。

2010年,红杉有7家被投企业赴美上市——乡村基、麦考林、利农国际、诺亚财富、博纳影视等。2010年8月,乾照光电以超过70倍的市盈率登陆创业板,成为红杉首个在国内创业板上市的项目。从2005年创办红杉中国到2010年的一举爆发,凭借一连串漂亮的退出,沈南鹏一举摘得清科集团2010年中国最佳创业投资家桂冠,并首度登上“福布斯中国最佳创投人”排行榜榜首,沈南鹏的表现也震惊了美国红杉总部。

清科集团董事长倪正东曾感叹,那个时代崛起的好几个大机构,就像一条曾经在中国五千年历史上曾经淌过的河流一样,现在已经干涸了。“我听说几个昔日巨头,曾经掌管千亿的资本,现在手上只有一两亿的资金可以投资。”

十年轮回似曾相识。2009年10月30日,证监会耗时10年打造的“中国纳斯达克——创业板”火热出炉。当日首批28家公司集体上市,平均涨幅达到106%,中国本土创投迎来IPO大丰收。

“一段疯狂的岁月。”回忆起2010年的往事,北京一位资深PE投资人感叹不已,“从券商直投、保险机构到银行,企业家和民间资本纷纷投身PE。人民币基金扎堆,围抢Pre-IPO项目,造成大量泡沫的集聚和蔓延”。

结合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全球流行的背景,指南推荐以下人群为优先接种对象:医务人员, 包括临床救治人员、公共卫生人员、卫生检疫人员等;养老机构、长期护理机构、福利院等人群聚集场所脆弱人群及员工;重点场所人群,如托幼机构、中小学校的教师和学生,监所机构的在押人员及工作人员等;其他流感高风险人群,包括60岁及以上的居家老年人、6月龄-5岁儿童、慢性病患者、6月龄以下婴儿的家庭成员和看护人员以及孕妇或准备在流感季节怀孕的女性等。对于≥6月龄且无禁忌证的人群均可接种流感疫苗。

转眼到2014年初,A股IPO重启,创业板扩容,中国股市掀起新高潮。谁料2015年市场急转直下,八成股票跌幅超过三分之一,酿成“股灾”。虽然其后A股略有恢复,创投行业仍在跳跃前进,但更大的危机,也在酝酿中。

民间也开始显现对PE的热情。从煤炭、房地产行业尝到头啖汤的土豪们,当时主业面临国家管制,正急于为巨额财富寻找新的投资方向。PE行业的造富神话和媒体的放大效应,吸引了这批人群的目光,动辄几千万、上亿撒钱。

高回报的退出,吸引了大规模的资金进入。“仿佛就在一夜之间,深圳突然出现了200家的创投机构,而且大量的资金都进入这个行业,每一家机构都能够很容易地募到资金。”后来,刘昼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

中国PE史上艰难岁月:一大批机构没能活到IPO开闸

我们把时间拨回十年前。2009年10月30日,万众期待的创业板开锣声在深圳敲响,多年来退出无门的本土创投终于迎来了爆发式的收获。但后面的故事,中国PE人永远无法忘记——史称“全民PE”。

2017年IPO环境相对宽松,IPO回报倍数同比增长250%达到8.11倍,但是仍然难以达到2013-2014年的历史水平。

高市盈率让PE机构们赚得盆满钵满,单个项目几十倍的投资回报也是屡见不鲜。“不算国内那些著名的私募股权基金,当时的小公司只要能投对一个上市项目,也能大赚一笔。所以当时进入市场的人都发财了,这就和2007年进入股市的人一样,不存在智商差别,站在风口上,大家都跟着飞了。”一位从政府机关下海的PE基金投资人如此形容。

28家公司中,有4家获得深创投的投资,这4笔投资直接将深创投送上了当年中国创业投资50强榜单第一名的位置。而这一年,达晨投资的项目中有4家成功实现IPO——爱尔眼科、网宿科技、亿纬锂能和蓝色光标。同年,蛰伏3年获得20多倍回报的福建圣农被评为2009年最佳退出案例,达晨刘昼也因卓越的投资表现被评为2009年最佳创投家。

东方富海董事长、创始合伙人陈玮曾在微博上指出当时本土PE的五个奇谈怪论。一、PE 最相关的行业不是高科技而是房地产;二、决定PE 投资策略是LP,而不是GP;三、PE 的最高境界是募资,而不是投资;四、投资标准是IPO的可能性,而不是成长性;五、投资项目要的是关系、资源而不是专业。

经过2010年的爆发,2011年创投行业如涨潮般涌入了数以千万计的后来者,2011年成了中国PE扎堆的年份,专门面对Pre-IPO的投资也在这一年达到了历史顶峰。

相关推荐 一图读懂香港国安新架构!官员们这样表态 香港警嫂被暴徒围堵:我害怕 但暴力不会让我灭声 香港男子唱国歌遭暴打 年幼女儿:人不爱国就没用了

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0-2017年创投市场的IPO退出回报倍数整体呈下降趋势。2010年平均退出回报为8.83倍,2015年和2016年受IPO暂停以及A股市场波动影响,投资回报跌到谷底,2015年仅为2.18倍。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对全国各地展开了高密度、多频次调研,屡屡深入林间地头、山川河流,步履不停。总书记历次考察无一例外,必看生态,对各地生态环境情况了然于心,为生态文明建设倾注大量心血。

中国疾控中心表示,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此起彼伏,秋冬季是呼吸道疾病高发季节,气温降低有利于新冠、流感等病毒的存活和传播,存在今年秋冬季新冠肺炎疫情与流感等呼吸道传染病叠加流行的风险。为此,季节性流感防控工作的重要性更加突出。

2010年也是国内新股发行数量的最高峰,当年309家的IPO数量远超历年142家这一平均值。而在创业板IPO的企业也不负众望,大多具备很强的创新性,极被二级市场投资者看好,其中就包括市盈率60倍的爱尔眼科和市盈率过200倍的乐视网。

VC/PE退出率之低远远超乎想象。由于IPO及并购政策的变化、项目成长周期长等因素影响,80%以上的GP都存在退出难题。这意味着,任何一家VC/PE都面临着巨大的退出压力。

而在科创板的盛宴中,人民币基金横扫首批上市企业。尤其是深圳本土创投机构表现抢眼,比如深创投、松禾资本、达晨、同创伟业等都拔得头筹。但值得庆幸的是,科创板运行了一年多,并未再现当年创业板开闸之后的全民PE盛况。

“了解这个行业的人都清楚,在2012年到2013年之间,几乎没有哪家投资公司能拿得出一份好看的报告,投资回报整体水平降到了年化收益的10%左右,而LP对市场的过高预期更是让创投机构雪上加霜。”北京一位资深PE投资人回忆,“多少业内名流在这一期间锒铛入狱,甚至跳楼自杀,行业一片惨淡。”

事实上,IDG资本从2008年就开始成立PE美元基金,全面开展PE投资业务,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布局,投资了爱奇艺、商汤科技、金山云、奇安信、传奇影业、古北水镇、乌镇、银联商务、Moncler、Farfetch、Gentle Monster、Acne Studio等众多明星项目。

2009年10月30日清晨,达晨董事长刘昼踏着朝晖步入五洲宾馆,几十分钟后,他将参加创业板首批公司上市仪式。彼时在场的还有深创投前董事长靳海涛、同创伟业董事长郑伟鹤等一众本土创投的大佬们,他们苦熬多年,终于等来这一天。

指南提到,每年流感季节性流行在全球可导致300万-500万重症病例,29万-65万呼吸道疾病相关死亡。孕妇、婴幼儿、老年人和慢性基础疾病患者等高危人群,患流感后出现严重疾病和死亡的风险较高。尤其是今年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严重流行态势仍将持续,今冬明春可能会出现新冠肺炎疫情与流感等呼吸道传染病叠加流行的情况。而接种流感疫苗是预防流感的最有效手段,可以减少流感相关疾病带来的危害及对医疗资源的占用。

当年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与2011年同期相比VC/PE募资金额缩水近70%,投资金额下降了42%。2012年前11个月中国企业上市个数比上一年下降了40%,融资的金额下降了60%。2012年IPO退出数量只是2011年的一半。而这一年的退出账面回报率以平均4.38倍,创下创业板开启以来的回报新低,其中,12笔投资项目遭遇负回报,另有40笔项目“险些没赚到钱”。

大量手握重金的PE机构,疯狂追逐着市场上净利润超过3000万的项目,高增长行业领域的好项目更是出现“僧多粥少”、“狼多肉少”的局面,直接带来的后果就是企业估值的水涨船高。从最早的8倍、10倍市盈率,到后来的12倍、15倍乃至20倍市盈率,PE机构仍然趋之若鹜。

创投机构十年磨一剑的辛酸历史被大众忽略,一夜暴富的神话却传遍了全国。于是,PE潮来了。

记者采访了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他表示,秋冬季节是常见呼吸道传染病流感的高发季节,就诊的病人数量将会增加,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重叠,将给医护人员鉴别诊断带来困难,加大隔离难度和医疗负荷,不利于疫情防控。最有效的办法就是重点人群尽早接种流感疫苗。

历史是否会重演?2019年7月22日,上交所传出了科创板第一道锣声。科创板开市,正式迎来首批25家挂牌上市公司,背后聚集的VC/PE机构超过300家。

本土创投守得云开见月明。首批敲钟的28家公司有23家企业曾获得VC/PE投资,背后站着20家创投机构,统计显示,创投机构在这些公司上市前一共投入了近7亿元资金,最终赢得了平均5.76倍的回报。伴随这批企业上市,本土创投机构第一次被推向台前,曝光在大众视野之下。

此外,2010年是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最高峰,当年共有43家企业赴美IPO,融资39.9亿美元,美元基金因此大放异彩。

然而好景不长,盛宴之后,留下一地鸡毛。

《中国创投简史》曾真实地记录当时的盛况:“几乎每隔几天就会大型PE基金面世的报道,每隔一两周就会有一支规模十来亿的PE基金成立的新闻。每个地方政府都在忙着出政策,从金融、航天到农业、文化,PE项目覆盖了投资界的每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