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新浪教育盛典访谈新课堂网校总经理万伟华

12月3日,新浪2019教育盛典在北京盛大举行。近千名教育学者、行业权威、院校代表、跨界机构负责人齐聚一堂,共同聚焦“教育的力量”主题,开启一场非比寻常的教育智慧之旅!

新中国成立70周年,教育又站到了新起点。是洞悉趋势、乘势前行?还是大胆创新、破局而立?!保有“爱”的情怀,冲破传统桎梏,拓宽全球化视野,借助科技和大数据,联结更多资源。本届盛典与千万教育者一道再次回归教育本源,汇聚更大的教育力量,探索新时代教育的更多可能性和美好未来。

万伟华:从近几年的发展我们可以看到,在线教育领域备受资本的青睐,独角兽企业相继出现,同时K12成为教育行业融资最多的赛道。随着5G时代的来临,互联网+教育将进一步普及,AI+教育也将在K12和英语等细分领域找到落地场景,这一切都代表着更多的机遇,不断进步的科技力量让在线教育机遇无穷。当然资本的进入也代表着更多的竞争与挑战,我们与其说积极去应对,不如说主动去迎接挑战,在教研、教学、辅导三大块,持续地加大投资与打磨,同样也会进一步运用科技的力量,包括将AI、大数据应用到教学中来,让课程更有趣、更有效、更有用,带给学员更多个性化的成长教育。

该计划还要求,依法整治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环境问题,加快推进集中式饮用水水源保护区规范化建设,2019年各市县要完成县级及以上城镇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环境问题整治,城市(镇)集中式饮用水水源水质优良比例要达到100%。

万伟华:新课堂网校成立于2009年,并开始了在教育领域的深耕之路,至今已经有10余年的发展历程。从最开始专注于研发、推广中小学生的教辅类视听产品,到2014年开始引进一线名师,运用互联网技术介入K12在线教育领域,成为最早整合互联网与教育两大领域的教育机构之一。

据北青报记者了解,2006年5月10日,老北京南站开始封闭改造,作为北京市区历史最久远的火车站,南站的升级改造引来了不少市民为其送行,北青报记者便是其中之一。

郭岳告诉北青报记者,这两块站牌2009年12月12日运至他家,在屋子里存放了将近十年。最近,他家开始装修,才将两块牌子置于屋顶。郭岳坦言,未来房子装修好,全家都要住进来,这两块牌子肯定无处摆放。

《北京铁路局站系总览》记载,北京南站原名永定门站(旧称马家堡站),1897年建站,1988年1月1日更名为北京南站,为一等车站。由此判断,北京南的站牌应出自1987年以后。也就是说,这两块站牌的历史最长可达31年。

当然无论科技进步到何种程度,教书育人的功能始终掌握在人的思想和手中。新课堂网校的每一位老师将始终立德立行,不断加强专业学习,加强自身修养,做学生的楷模,用自己的言行去影响我们每一位学员。

主持人:谢谢万总。相信大家对新课堂网校有了一个具体的了解, 那我们据数据显示,在线教育在未来将拥有千万亿的规模,资本也纷纷对在线教育进行了一个整体的布局。对此您是如何看待这个预测的?或者说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与此同时,全面开展污染水体水环境质量监测,及时掌握污染水体水质和各项监测因子达标情况,为水体治理提供技术支撑,依托政府网站等渠道及时发布水环境质量监测结果。严厉打击工业源违法排放废水、擅自拆除、闲置或不正常使用水污染处理设施等环境违法行为。

郭岳介绍说,把这两块站牌捐给博物馆或车站,是希望其能发挥更大历史价值,让更多人了解北京南站的历史。不然,就只能存放在自己家中。

2006年5月10日,南站封站之初,经常有铁路爱好者、北青报记者在站内拍照留念。5月12日左右,铁路工作人员开始拆除南站雨棚内的站牌,北青报记者曾用黑白胶片记录下这一历史瞬间。这块站牌被摘下后,被工作人员拖走,随后下落不明。3年之后,郭岳和伙伴们在废品站发现了老站牌。

新课堂网校以“让每个孩子得到优秀老师的辅导”为使命,借助互联网技术手段,实现优质教育资源的均衡普惠,为全国数十万的中小学生提供优质的在线学习辅导,也得到了学生以及家长广泛的好评与认可。

主持人:最后也非常感谢万总这一时段带给我们的分享,也相信新课堂网校越办越好,再次特别感谢大家关注新浪教育盛典,我们下一时段再见!

主持人:节目一开始,想问您一个问题,因为2019年盛起的在线教育市场,您认为我们的突出优势在哪里呢?

以下是本次活动的嘉宾万伟华的访谈实录:

根据该计划,各市县将排查水体污染原因,按照“一河一策”“一湖一策”“一湾一策”要求,将整治水体项目化,明确各水体整治的具体内容及需要的资金。2019年6月底前完成城镇内河湖、入海河流、主要河流湖库、重点海湾整治项目编制工作,2019年年底前全面开展水体整治。

▲北京南站2006年5月封闭改造,北青报记者曾用黑白胶片记录下摘牌这一历史瞬间

本组文并摄/本报记者 崔毅飞

铁路文化学者王嵬介绍说,在他印象中,老北京南站的雨棚内,这样的站牌应该有四块左右,中国铁道博物馆有部分收存。铁路爱好者可以考虑将手中的老站牌捐赠给京铁家园的社区铁路博物馆或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院史馆。

万伟华:前段时间教育部等11个部门发布了关于促进在线教育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了在线教育是运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现代信息技术进行教学与互动的新型教育方式,是教育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是对在线教育的一个重要定位。科技的日新月异,5G及AI+教育、云计算的来临,将为学习方式的变化、教育质量的提升、教育资源的均衡配置,带来巨大的促进作用。新课堂网校作为最早介入互联网+教育的企业之一,我们将不断借助科技力量,包括直播系统的优化升级,带给学生更佳的学习体验。利用AI技术、云计算去实现课程内容的丰富多彩,提高课后辅导批改作业的效率。运用高清动画、游戏等方式进行课程知识点的讲解、习题的解答等等,更好地增强孩子的理解力,提高孩子的学习兴趣。

十年前,在一处废品站门口,郭岳等铁路爱好者发现了两块“北京南”老站牌,随即将其运回家中保存。而在最近,郭岳家平房开始装修,老站牌未来的存放成为难题,他希望能为老站牌寻找到更好的归宿。铁路文化学者认为,北京南站的老站牌是其更名的标志物,虽然年代不算久远,却具有一定的历史价值,相关部门应当收藏保护。

说起郭岳和老南站站牌的缘分,还得从老南站退休、新南站投入运营时说起。2009年12月初,郭岳的一位铁路迷朋友乘坐京津城际列车时,发现车窗外两块站牌靠在南站附近一处废品收购站门口,他和郭岳认为站牌具有历史价值,不能就这样轻易丢弃。

万伟华:谢谢主持人。

新课堂网校的总经理万伟华

王嵬还谈到,北京南站悠久的历史多停留在纸面上,因此相关的历史遗存比较少。北京南站最初名为马家堡车站,老站只剩下一部分地基,其他老建筑基本无存。1988年,永定门站更名北京南站,这两块站牌应为当时所换,是更改站名的历史见证。直到2006年南站封站改造,老站牌才从民众视野中消失。

据了解,2012年前后,郭岳和伙伴们联系过北京南站,给出的明确答复是“无处安置”。随后,他们又找到中国铁道博物馆,对方刚开始比较感兴趣,还让描述站牌尺寸,但后来便没了下文。最后,他们甚至联系了北京京港地铁有限公司(北京地铁四号线途经北京南站),对方未予接收。

随着这一系列举措的落地,明年我们将提供给我们用户更优质、更高效的服务。

2009年12月12日夜,郭岳和伙伴们驾驶小轿车将站牌运走保管。由于轿车空间限制,一次只能装进一块站牌,为此他们往返了两趟。转运成功,六个伙伴还与站牌合影留念。北京南站2006年封闭改造,3年后站牌出现在废品站。郭岳分析,这两块站牌最初可能被铁路部门收存,但随着新南站建成带来的各种变化,老站牌最终被丢弃。

▲在西城区一处民宅屋顶上,郭岳向北青报记者展示“北京南”的老站牌

经改扩建新北京南站拔地而起,老南站的痕迹几乎荡然无存,这几块站牌作为老南站为数不多的实物见证,虽然年头不长,却是重要的地标物,值得珍藏。铁路爱好者自发保护的行为,体现了民众的人文素养和修筑铁路文化的历史责任。

主持人:是的,高科技的兴起让我们的教学也方便了许多,那我们即将迎来2020年,那新课堂网校在科技方面又该如何为我们的教育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呢?

近日,在西城区兵马司胡同一处院内,北京青年报记者随郭岳爬到他家房屋坡顶的转角处。郭岳小心翼翼地揭开一块塑料布,两块“北京南”的老站牌显露出来,表面被灰尘覆盖,看上去饱经沧桑。站牌长245厘米、宽60厘米、厚10厘米,由三合板拼装而成。双面白底黑字,粗宋体写着“北京南”,汉字下方标注拼音。相比现如今灯箱式的站牌,过去的木质站牌看上去简单朴素。

为了给学生提供更优质的课程,我们加大了引进优秀授课老师、辅导老师的力度,同时完善最优秀老师的内部培养机制。在分析学生的具体情况以及个性化需求后,对教研的方向与内容也进行了全面优化。

新浪声明:所有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主持人:各位新浪网友们大家好,欢迎锁定新浪网教育频道,目前您正在关注的是新浪2019教育盛典的节目现场。本时段接受我们访谈的是来自新课堂网校的总经理万伟华,万总您好。首先对咱们获得今年的“家长信赖在线教育产品”这个奖项表示祝贺。

在这一年里,我们斥巨资对在线直播系统、直播教室进行了全面的升级改造,力求让我们的学生获得最佳的学习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