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中的外国“逆行者”“我是外国人但不是外人相信中国能赢”

战“疫”中的外国“逆行者”:“我是外国人但不是外人 相信中国能赢”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魏宇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许多外国“逆行者”用行动传递着对中国战“疫”的有力支持,演绎着一个个患难见真情的故事。

截至4月3日,该病区内共有22位患者仍在接受治疗,其中危重症患者1位,重症患者5位,唯一的位危重症患者目前也已脱离ECMO(体外膜肺氧合)的生命辅助,在长达25天丧失意识后,一周前,他开始对医生的基本指令产生反应。

来自智利的留学生龙宇宸到中国有五年半的时间了。目前,他正在华中师范大学攻读国际关系博士学位。疫情暴发以来,一直在武汉的他亲身经历了抗击疫情的每一个过程。住在学校的他也力所能及的帮助武汉筹集物资。他告诉记者,他和学校师生们筹款从智利购买了1万个口罩、500多双医用手套和100套防护服捐赠给了收治患者的医院。此外,他还负责一些和捐赠相关的工作,“我做一些后勤方面的工作,比如关注捐赠物的物流动态,把它们送去联系好的医院。目前,我们刚刚完成了第一次捐赠,现在我还要开始第二次采购。”

龙宇宸还告诉记者,他身边的不少外国朋友也十分关注抗击疫情的最新进展,希望能够为武汉、为中国贡献一份力量,“我留在武汉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在这里学习、生活。我认为应该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这个地方曾接纳我,向我伸出过援助之手。所以这里有困难了,我要出手相助。这是我应该做的而且是最基本的事情。我想全世界的人都会和我一样的,不光是武汉人,中国人或是亚洲人,每个人都会加入到这场抗击疫情的战斗之中。”

北京医院援助湖北医疗队第六医疗组组长 王旭涛:我们觉得第一,可能他的病毒负荷量很大,就是他自己有产生抗体的能力,但不足以把病毒灭活。第二可能就是跟他的年龄、还有包括他基础病的状态,(使得)这个病毒对他的肺的打击持续性存在。这有可能会(让他)变成重症,所以我们必须给他帮助一下,有时候可能会用些氯喹这个药。另外现在也有康复者血浆,对一些重症患者可以使用康复者血浆,对这些患者的治疗我们肯定还是很积极,但是这是一个持久战,我们需要更大的精力、更多的措施来进行干预,我们会坚守到最后一刻。

与佘女士不同,患者黄先生目前身体状况良好,食欲充足,并能自主下床行动。但是,核酸检测始终呈阳性。王旭涛表示,此类身体机能已经恢复,但是新冠肺炎检测指标顽固的患者,是他们近期攻坚阶段的另一个难点。

(总台央视记者 任永蔚 黄达 周琨 李墨白)

北京医院援助湖北医疗队第六医疗组组长 王旭涛:像这类病人,可能是一个长期的带管状态。他有血栓的问题,还包括继发性感染的问题,以后还有可能出现一些并发症。我们觉得最关键一点还是要严密监测病人的病情变化,包括治疗的措施要有预判性。另外,要对他脏器功能(监测)精细化,(对他的)护理要跟上,这样可能会保证他愈后的良好状态。

北京医院援助湖北医疗队第六医疗组组长 王旭涛:新冠肺炎会导致她的一些基础疾病的加重,出现生命体征不稳定,新冠(肺炎)的情况现在没有太严重,她后续的脏器功能维护是最重要的。我们每天对这种叫合并多种疾病的一些病人都会有多学科的会诊。然后进行相关的病人梳理,包括一些治疗方案的更改。

看到患者对眨眼的指令做出及时反馈,主治医生王旭涛很高兴。在坚持不懈的全力救治下,每一位患者的病情都在逐渐好转,但是,在主治医生王旭辉看来,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最后的攻坚战才刚刚打响,尤其是危重症患者的救治,依旧存在巨大挑战。

来自非洲贝宁共和国的留学生莱东翰在江西南昌大学医学部已经学习一年多了。今年春节,新冠肺炎疫情来袭,他立即申请加入到抗击新型肺炎疫情应急队伍中。连日来,他都在江西进贤县人民医院负责发热门诊登记信息、测量体温的工作。他说,“每一个中国医生、中国护士都要感谢,因为他们做了很大的贡献。我没有做很多事情,只是给了很小帮助。虽然我是外国人,可是我不是外人。江西教了我很多知识,我就是要利用我的知识帮助这里的人民。我相信中国能赢。”

病床上的佘女士,近几次的核酸检测结果都已呈阴性,但由于新冠肺炎引发原有心脏疾病加重,目前她还无法出院。据王旭涛介绍,除危重症患者,这一时期在院接受治疗的病人中,像佘女士这样的情况不在少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