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之际英三大政党均承诺增加科研投入

12月12日,英国将举行新一轮大选,民调显示,英国脱欧是此次大选中民众最关心的问题。

2016年英国公投以微弱优势决定脱欧,如今已过三年半,脱欧仍未真正生效。英国三大政党各有主张: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所在的保守党誓言要在明年1月31日前完成脱欧;工党承诺发起第二次“全民公投”,让民众可以选择是否留在欧盟;自由民主党则希望完全阻止英国脱欧。

想象一下过去20年间北京的景象。专家们一再预言中国会垮,而中国却看到西方在阿富汗和中东发动无休止的战争,目睹西方银行崩溃把世界拖入金融危机,见到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抬头侵蚀西方民主国家的社会结构、加剧政治分化。

另外两个政党的目标是3%,工党承诺到2030年实现这一目标,这是该政党“创建创新型国家”计划的一部分。自由民主党则承诺到2027年实现2.4%的“中期目标”,但没有设定实现更高目标的时间表。

英国脱欧给研究人员带来的另一个大问题是:欧盟公民可能无法再自由进出英国,这可能会削减在英国大学和研究机构生活和工作的海外学生和科学家的数量。

不过,有人质疑这些承诺是否能实现。总部位于伦敦的慈善机构惠康公司英国和欧盟政策负责人贝丝·汤普森说:“工党、保守党和自由党在竞选宣言中都提出了雄心勃勃的增加研究投资的计划,这一点令人兴奋,但我们还没有看到他们计划如何实现这些目标。”

悉尼仍然没有第二个机场,而北京已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机场。

然而,中国一而再再而三地证明唱衰者是错误的。但是,目前的这场危机会压垮北京吗?唱衰者最终可以证明是对的了吗?

北京会告诉你什么才是中国成功的秘诀。中国共产党强有力的领导使5亿多人摆脱贫困。中国建造了流光溢彩的新城市,从曾经遍布乡村的国家到如今中心城市星罗棋布。

许多人这样认为。比如,数十年来,美国政治学者章家敦这样的中国观察家一再预测中国的崩溃。他们说,中国的经济受到操控,中国的银行无力偿债,中国的环境不适宜居住。人民一定会揭竿而起。

有鉴于此,据《自然》杂志网站近日报道,在大选到来之际,英国三大政党均已承诺增加科研经费投入;而且,针对气候变化可能也会制定更激进的目标。

目前执政的保守党在竞选宣言中比以往任何时候提到“研究”和“科学”的次数都多,甚至超过另外两大党派提到的次数总和。保守党承诺将英国GDP的2.4%投入科研领域,尽管竞选宣言中没有提及时间表,但该党在2017年就表示,他们计划于2027年实现这一目标。

工党表示,其“绿色新政”的目标是“在本世纪30年代内实现净零碳排放”;自由民主党表示,他们可以在2045年之前做到这一点;保守党则表示可以在2050年之前实现这一目标。

澳大利亚尤其依赖中国: 中国的经济也依赖澳大利亚,我们大家都相互依赖。

伦敦非营利组织“科学与工程运动”政策官员詹姆斯·图兹说:“欧盟的项目可以给我们带来金钱当然很棒,但更重要的是,留在欧盟内让英国科学家可以与欧洲其他国家的科学家相互合作、分享想法以及共用设施。”

如果到头来是中国共产党给我们大家都上了一课,那可怎么办?

世界卫生组织称其为前所未有的举措。试想我们去封锁某个郊区?

工党表示,如果英国在工党执政期间退出,目前在欧盟成员国身份之下保障的行动自由将“可以谈判”。保守党曾承诺,如果英国脱欧,行动自由将结束;但保守党表示,他们将出台“针对杰出人才的新规定”;自由民主党希望阻止英国退欧,并“保障在欧盟内的行动自由”。

英国目前的研发投入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7%,2018年约480亿美元(据全球经济指标数据网提供的数据,2018年英国GDP为28252.1亿美元),这笔钱与美国和德国砸向科技领域的巨资相比,可谓“小巫见大巫”。

而且,“气候”一词在工党的竞选宣言中出现了60次;在自由民主党的竞选宣言中出现了62次;尽管保守党的竞选宣言只提到10次,但仍显著多于往年。(本报记者 刘 霞)

这场危机远未结束,但中国似乎控制住了疫情扩散,病例数稳定了。

在西方看来,中国不透明、多疑,肯定会对目前这种神秘的致命病毒恐慌,担心其会失控进而演变成一场生存危机。

中国共产党封锁了病毒暴发的中心——湖北省。5700万人被封在城内。那可是澳大利亚人口的两倍。

中国曾被嘲笑是“亚洲病夫”,连本国国民都养活不了,如今中国是全球经济增长的引擎,有望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

(作者斯坦·格兰特,乔恒译)

为此,保守党在竞选宣言中表示,尽管他们誓言离开欧盟,但他们将“继续与欧盟和其他国家合作开展科学研究,包括参与‘地平线欧洲’计划等。工党则承诺‘继续参与包括科研机构在内的欧盟机构’;自由民主党则希望避免退出‘地平线’计划,这与他们阻止英国脱欧的初衷如出一辙”。

考虑一下中国是如何应对冠状病毒疫情的,然后扪心自问我们是否也那么高效?

从2014年到2020年,英国从欧盟的“地平线2020”研究计划中获得了47亿英镑的资助,尽管这仅占整体科学资金的小部分,但该计划让更多英国研究人员可以参与国际项目。

现在,世界与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中国的工厂供应全世界。中国制造我们的智能手机,消耗我们输出的资源。

气候变化也是此次大选的重点议题。有迹象表明,在本次大选中,三大政党都将针对气候变化提出更有力措施。

反观澳大利亚,讨论修建高铁,一拖就是几十年。而中国早就建成了。快如闪电的列车将其最大的城市相连。

短短一周内,武汉市就建立了一所专门治疗新冠病毒肺炎患者的医院。一周时间!

很多科学家担心脱欧会给英国科研带来巨大影响。英国谢菲尔德大学科研研究所所长詹姆斯·威尔斯登表示,英国脱欧的幽灵“笼罩在科学上空”。除了具有广泛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外,脱欧还可能会对很多科学家在欧盟内的行动自由及参与欧盟项目的机会带来重大改变,从而对科学研究产生连锁反应。

这应当是中国的“切尔诺贝利时刻”,就像1986年的那场核灾难。现在普遍认为,那场灾难成为加速苏联解体的转折点。

《自然》杂志网站的报道也指出,鉴于英国目前的脱欧计划,兑现这些支出承诺尤其具有挑战性。